Categories: 博客

清明扫墓,并非只是祭拜

又到了一年的清明时节。

古诗就写道: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这个季节,多雨而忧愁,与扫墓祭奠先人的情绪很契合。

父亲在2014年去世,至今已七年了。这七年里的每一个清明,我都未曾回去过。

如果母亲在家里,祭扫工作则由她完成。如果她不在,我就吩咐堂弟去代为拜祭。

为什么我自己不曾回去?一来是工作原因,二来主要我自己也不信这个风俗。

长期以来我认为,孝顺就应该在生前进行。老人在世时,对他们好,照顾他们,才有其价值。

去世后,人都死了,再搞各种花式纪念,有什么意义呢?

我并非忘记父亲,相反我经常在梦里想起他。但是我不想凑清明这个热闹,清明节我也就没回去过。

但是今年的清明,我打算回去给父亲扫墓。这也有两个原因。

一来我的工作已处于闲置状态,随时可以离职,事情不多,有大把时间可以回去。二来,随着年龄增大,对老的风俗传统,包括故乡、人情、亲情有了重新认识。

我觉得清明不止是一种祭拜的风俗,而更多是一种亲情的回归。

在外这么多年,还记不记得家人和先祖,我自己心里当然有数。但是老家的人,就会简单的看晚辈在清明节的祭扫行动,来判断逝去的老人是否还被人惦记。

如果老人死后都没有人惦记,他在村里是没有地位的,很快就被人忘记了。族谱什么的,也会去掉他这一脉的名字。

所以,清明的祭扫,不止是自己的怀念与缅思,更多的代表一种亲情的融合与回归。

父亲一生忙于工作,我跟他相处的时间并不多。我很早离开家出去,每次回家,都难得见上几次他。

父亲再忙,在每年的春节,大年三十和初一这两天,他都要回到出生的村庄里。

那是一个遥远的山村,每家烧着柴火,生产烟熏的腊肉。他在那里呆上两天,每家每户都去拜访,喝上一杯茶,问候下老人,跟同辈扯下家常,逗一下小孩子。

他离开家乡几十年,直到去世时,还清楚的记得山村里的东家长西家短。这也为他赢得很高的声誉,老家的人都认可他、尊重他。

而我对比起来,就做的很一般。我基本不太回故乡,回去了也很少停留,对那里的人事早就不熟悉了。

如果父亲泉下有灵,他估计也不想看到这个状况。虽然他从不勉强我跟他一样,但他对乡土那种深深的眷恋,或多或少还是影响到我的。

今年的清明节,我决定回去给父亲扫墓。而这个扫墓,并非只是为了祭拜。

Print this entry

Article info

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